阿镜

2020🏛️: 拿到offer后的冬天用自己的收入去红场看雪
2018📚: 单词量两万/GPA3.75+/雅思8分/政治学书单/日语/PS/office操作/口琴/志愿者/摄影/减肥

痛苦的确存在,但是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到达,还有很多书籍等待阅读,还有很多很好的人。
如果你无法往前走,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今天是第一个session

真的对这里的女性有很大的改观。感觉写下来真的会很长。

上次因为来的人太少所以被推迟到现在了,这次来了十几个人,我一度认为我们的内容太少以至于没法讲满两个半小时,因为之前项目负责人一直在说这里的人非常内向,不愿意发言,结果到最后open session的时候完全是她们自己在发表看法,我们在一边听的一愣一愣的。反而是她们的想法在带着我发言了。

这次是以seminar形式进行的,本来带了一个项目上的小姐姐准备翻译,结果每个人英语都非常流利,完全不需要翻译。
⚠(我觉得受过教育/能够得到教育的条件这一点是以下我要说的话的前提)

我们谈了很多,从宗教(戴不戴头巾),婚姻,到性骚扰,在这里姑且分享一下。对于我个人来说,算是更正了很多偏见。

◆头巾:我之前看过一组图片,大概是70年代世俗化的伊朗(?记得不很清楚了)和现在的伊朗的服饰对比,大概是戴不戴头巾的区别。很多时候呼吁的“自由”也是自我选择戴不戴头巾的自由。但是小姐姐说头巾并不是一种强制,她的长辈可能“希望”她戴,但是不是“强制”戴。他们可以选择什么时候戴头巾,或者选择不戴头巾。遮住头发的前提下,头巾戴成什么样的也是一种自我选择。(据我自己的观察来看,不戴头巾的女性在消费水平较高的地方比例较高)
个人觉得,戴头巾更像是一种社会性的从众行为(相同信仰的人都在戴所以不戴可能有点奇怪)而不是基于宗教的强制。

◆婚姻:很惊奇的一点,当时在讨论法律上的不平等,然后有人分享说在法律上埃及离婚后财产、房子和孩子都归女性,父亲可以在母亲允许的情况下每周去探望。女性也可以选择不接受孩子。主动权在这一点上在女方手中。

◆性骚扰:来的人里面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英语很棒,非常活跃,我感觉论做事来说她年纪应该比我大😂相比之下我倒像个小孩。她之前遭遇性骚扰的时候直接上前理论,并在对方吊儿郎当的时候扇了对方耳光。比起之前我直接愣在原地反应不过来的情况可以说非常勇敢了。但是大多数人是和我一样的情况。
我觉得在这件事上,女性的处境非常相似。
我觉得把她们当做“女性”看待,而不是“穆斯林女性”或者是“受压迫的群体”更恰当一些。

活动结束后各种热情合照/留联系方式,相约下一个session让人自信满满。这让我感觉这是有意义的,下次要准备地更加充分,活动结束后真正做出一点东西来。

大家相处甚欢并不妨碍出来后有小孩又来要钱还扔石头🙃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吧。

明天去上埃及去啦,我可以见拉二的坟头了👏👏👏

   
© 阿镜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