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镜

2020🏛️: 拿到offer后的冬天用自己的收入去红场看雪
2018📚: 单词量两万/GPA3.75+/雅思8分/政治学书单/日语/PS/office操作/口琴/志愿者/摄影/减肥

痛苦的确存在,但是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到达,还有很多书籍等待阅读,还有很多很好的人。
如果你无法往前走,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要看向更大的、更大的世界

自我反思,长文预警。

之前是“起起”,这周大概就到了“落落落落”的时候了。😞之前那篇写的很认真的essay的成绩并不让人满意。
因为之前被某老师盛赞过学术能力,也经过经验的多重印证,所以在潜意识里有一个认知是只要我克服自己的情绪问题,投入地去做某件事,那么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这很可笑。理想又荒谬。
然后我察觉到我现在的认知:用尽最大的努力,排除不好的干扰,这学期就可以满绩,后续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随着提高的绩点解决。但是有一种危险的预感,如果我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事,进步是一定的,但是可能GPA也只是一个中等偏上的成绩。那之后会怎么样?一蹶不振吗还是愈战愈勇?
毕竟世界上总有用尽全力可能也无法完成之事、无法超越之人,我应当承认这一点。
另外我发现一直想去的C大暑课因为GPA少0.1无法报名。🤕

但是这都不是今天想说的内容。
下午从午睡中挣扎着爬起来去听一节理工的讲座,内容大概与天文有关,这是第一次,因为我一直自诩纯人文学科人士,对自然科学保持敬畏远离的观望心态。
理论的部分完全听不懂,但是其他的部分很有意思,特别是统计模型(大概?)很启发我。
当时就第一次在想如果当年选了理科会是怎样的一条路。
在人文学科之外也有很多有趣的领域啊。

非常感谢这个讲座,完全冲淡了因为这种小事丧起来的心情。
一些及时的、无伤大雅的失败可以让人更立体地审视自我,弥补之前没有的东西。
不过定义“无伤大雅”也确实叫人苦恼。舍友曾告诉我一个关系很好的老师的观点是大学的一两年在整个人生里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不喜欢所在的大学可以转学重读本科,只要这件事导向的是一个正确的(或者说自己想要去往的)方向——C君就做到了这样的事;不过舍友之后又说父母考虑到年龄和婚恋不会同意多读几年。
然后我猛然惊觉我和父母这几年从来没讨论过这么实际的问题。之前我说我想要GAP一年,最后要读到Dr。母上的回答永远都是你自己想好就好。她也从来没问过我感情或者这个年龄段的人经常被问的问题。我自己也没真实地考虑过。我们的话题永远围绕着所谓的“人生抉择”“学术生命”(……)这种东西。
也许是好事,也许不是。

话题再绕回来,很多技能也不过是一种让人活得更好的一部分。雅思多少分是英语怎么样的一部分,英语怎么样是在海外基本存活和更进一步的一部分。它重要,但也仅仅是“一部分”而已。
某个专业也仅仅是某个大问题下的一部分。
要不断地学习新的、自己欠缺的东西,还要学习取舍,分配精力。
错误也是前进的一部分。
目的地也可以迂回前往。
我们对“年少有为”“天赋异禀”过于推崇了,换一个方式是对即时的正反馈过于看重。可是没有那么多投资之后立刻就有回报的东西(说不定还会亏本)。
更努力地学习更多的东西。

   
© 阿镜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7)